高帅卡帅握手言和 苏媒平恒大仅缓解伤痛

  • 文章
  • 时间:2019-03-12 02:29
  • 人已阅读

  2014年12月13日,北京小伙张晓凡遇到一件烦心事:母亲陪妻子做完产检告诉他,妻子是5月份怀孕的。而张晓凡与妻子是7月初结婚,妻子怎么可能5月份就怀孕呢?就在他打算询问妻子时,妻子却人间蒸发了。半年后,张晓凡向法院起诉离婚。在法庭上,妻子承认怀上了别人的孩子,却对她为何要让张晓凡当“顶缸爸爸”三缄其口。2016年1月3日,张晓凡在向她催收离婚赔偿款时,却得知一个令人唏嘘的内情―― 下载论文网   找人顶缸把根留住   2014年4月23日中午,林蓓蓓的男友田仁军在老家遭遇车祸不幸去世。时年30岁的林蓓蓓是北京市通州区人,大学毕业后在银行工作,2010年与在北京一电信公司工作、比她大两岁的田仁军恋爱同居。一个星期前,田仁军回老家装修新房,准备国庆节结婚。没想到新房还没装修好,这对准夫妻就阴阳两隔。得知噩耗,林蓓蓓当场晕倒。田仁军是家里的独子,失独妈妈黄月凤抱着林蓓蓓哭诉:“当初叫你们不要流产,你们偏不听,你们要是有个孩子,我和他爸的心里也好受些……”林蓓蓓心如刀绞。同居期间她曾3次怀孕,但因两人工作压力大,她没有听准婆婆劝,做了3次流产手术。   料理完男友后事,林蓓蓓一病不起。5月8日中午,几天茶饭不思的林蓓蓓喝了几口汤出现呕吐。妈妈王新兰陪女儿到通州区人民医院检查,检查结果让母女俩始料未及――林蓓蓓怀孕了!王新兰说:“这个孩子不能要啊!”毫无思想准备的林蓓蓓也决定去做人流。可医生检查后说,林蓓蓓以前屡次堕胎,子宫出现较严重的损伤,如果流产以后可能怀不上了。   林蓓蓓打了个寒颤,突然想起了过世男友的妈妈,不由得悲从中来:“妈,这可是田家的根啊,仁军爸妈要是知道了,心里也好受一些……”为女儿的身体和田家着想,王新兰只好放弃人流,回家便将女儿怀孕的消息告诉丈夫林荣国,夫妻俩几次商量后决定帮女儿肚子里的胎儿找个“顶缸爸爸”。林蓓蓓坚决不同意,王新兰耐心地开导女儿:“田仁军爸妈要死要活的,你这不是为了救人吗?再说,如果在一个月内相亲,时间点就能赶上,不会引起怀疑的!”经妈妈几番劝说,林蓓蓓同意当晚,她将怀孕的消息告诉了黄月凤。   第二天中午,黄月凤夫妻就赶到了北京,请求林蓓蓓无论如何要将孩子生下来。她许诺孩子出生后,绝不要林家人抚养,并同意支付林蓓蓓的生育费、误工费。王新兰就把找“顶缸爸爸”的主意说了,黄月凤表示没有意见。经双方协商,田林两家达成“生子协议”:孩子出生后,双方对其身世保密,孩子由林蓓蓓抚养。适当的时候,告诉孩子的真实身世。黄月凤夫妻有权看望孩子。   时间紧急,王新兰不停地打电话动员亲戚朋友为女儿找男友。很快,在北京做生意的林蓓蓓表哥魏荣廷为表妹物色了同事的朋友张晓凡。5月24日上午,他将林蓓蓓与张晓凡约到通州区一咖啡馆见面。张晓凡比林蓓蓓大两岁,大学毕业后在北京通州一家行政单位当公务员,中等个子、身材微胖,林蓓蓓对他无感。二三十分钟后,林蓓蓓就借口先行离开了。可张晓凡却被林蓓蓓的美貌深深吸引住了,但他猜想林蓓蓓没有相中自己,也知趣地离开了。魏荣廷开车追上林蓓蓓问她感觉如何,林蓓蓓说没有感觉。魏荣廷就打电话给张晓凡,委婉地说了表妹的想法。   得知这次女儿又没相中,王新兰就生气了:“你现在还有什么权利挑别人?”林蓓蓓黯然流泪。半夜里她想明白了,如果张晓凡相不中,可能真没时间了,就心一横给表哥发了一条短信:“其实张晓凡还是不错的!”她打算接受张晓凡,先度过怀孕这一关再从长计议。魏荣廷第二天上班才看到短信,他打电话问表妹:“你什么意思?”林蓓蓓说:“时间来不及了,我与张晓凡先处处吧!”魏荣廷就说:“你叫我怎么跟张晓凡说?”林蓓蓓解释说,自己好好想了一晚,终于又想通了。   魏荣廷就把表妹的原话转告给张晓凡,张晓凡兴奋地问:“她真相中我了?”魏荣廷说:“你打电话问问!”张晓凡就给林蓓蓓打电话试探:“下个周末我想请你吃饭,方便吗?”林蓓蓓犹豫着说:“我先考虑下吧!”她马上将张晓凡约自己吃饭的意思告诉了魏荣廷,然后说:“我想还是去吧,这是个机会!”魏荣廷略一思忖就计上心来:“你告诉他,下周星期六我请他到我家认亲,其他的你听我安排!”林蓓蓓心领神会,将表哥的邀请告诉张晓凡。   新婚夫妻陷落产检   5月31日上午10点,张晓凡买了高档礼品,开车和林蓓蓓一起来到了北京昌平区的魏荣廷家。没想到魏荣廷正与朋友在打麻将,大家玩了一会儿就去魏荣廷家附近的酒店吃饭。才上三个菜,魏荣廷的朋友就夸张晓凡艳福不浅,要他与林蓓蓓喝三杯交心酒。张晓凡一口气把三杯啤酒干了,又代林蓓蓓喝了三杯。喝完交心酒后,他开始逐个敬酒,敬了一圈,大家就开始回敬。结果没喝几圈,张晓凡就醉倒在桌子底下。   醉意朦胧中,魏荣廷架着张晓凡在酒店开了房。他躺在床上听见魏荣廷叫来林蓓蓓,林蓓蓓打来水帮他洗脸,洗着洗着,他好像闻到了林蓓蓓的体香,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次日凌晨四点多,张晓凡被肚子里的酒精烧醒,他想起来喝水,发现自己光着身子,又看见林蓓蓓衣衫不整地睡在一边。他想回忆昨晚发生过什么,可头痛得厉害,什么也不记得了。张晓凡在卫生间冲了个澡,回到房里,林蓓蓓就醒了。她擦擦眼睛问:“昨晚我帮你洗脸,你抱住我发酒疯,你不会认为我没有节操吧?”张晓凡连忙说:“绝对不会,昨晚是我不对,我会对你负责!”两人一起吃了早餐,张晓凡开车将林蓓蓓送到了单位。   之后两人互留了QQ号、微信号,每天互致问候,联系密切。6月14日,张晓凡与林蓓蓓一起看完电影吃夜宵,林蓓蓓突然捂住嘴干呕。张晓凡问:“怎么了?”林蓓蓓说:“最近胃老不舒服,经常恶心!”张晓凡将林蓓蓓送到家,并叮嘱她有空去看医生。6月16日中午,张晓凡接到林蓓蓓的电话:“我有好事告诉你!”张晓凡问什么好事,林蓓蓓就说:“你要当爸爸了!我刚在医院检查过了,我怀孕了!”张晓凡心想两人才同房一次,这怎么可能呢?还没等他想明白,林蓓蓓就问:“你是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张晓凡连忙说:“不是啊,我只是觉得快了点!”不过想起前几天林蓓蓓吃夜宵呕吐,张晓凡就释然了,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妈妈李春香。   李春香很惊讶:“这么快啊?”马上又说:“也好,你们赶快结婚吧!”张晓凡马上把妈妈催结婚的意思转告了林蓓蓓,林蓓蓓马上把电话转给妈妈。王新兰表示同意两人结婚,既然两人未婚先孕,程序可以简化。过了一个星期,李春香夫妻带着丰厚的礼金来到林蓓蓓家提亲,双方协商同意10月1日国庆节举行婚礼。7月7日,张晓凡与林蓓蓓到通州区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7月8日,张晓凡为林蓓蓓买了一条金项链、一枚金戒指,给了她10000元的改口费,给林家5万元的彩礼。从此,林蓓蓓就在两家轮流居住。   为了让林蓓蓓高兴,张晓凡请来装修公司对2012购买的一套108平方米的新房进行装修,准备作为婚房。9月初,新房装修好了,张家又花了十万元添置新家具。10月1日,两家在酒店大宴亲朋。婚礼后因为新房要透风,小夫妻俩又与张晓凡父母住在一起,李春香遵照医嘱,每顿给林蓓蓓做营养餐。11月初,林蓓蓓的肚子挺得老高,李春香觉得不太正常,就问林蓓蓓:“不会怀的是双胞胎吧?”林蓓蓓回答:“应该不是,也许是吃得太好,胎儿个头大吧!”李春香觉得心里不踏实。   12月13日,李春香用商量的口气对林蓓蓓说:“保险起见,我陪你去做下产检吧?”林蓓蓓说:“不用那么麻烦。”但看婆婆满眼狐疑,她有些心虚,想了想说:“去检查下也好!”当天下午,李春香陪林蓓蓓来到通州妇幼保健医院。医生检查后说胎位正常,李春香就问:“我媳妇的预产期还有多久,怀的是不是双胞胎?”医生看看病历说:“不是双胞胎。正常情况下,你儿媳应该是明年元月20日左右生产!”从医院出来,李春香对林蓓蓓不停地追问:“你与晓凡不是5月24日相亲的吗?怎么元月就要生了?”婆婆的追问让林蓓蓓心里发虚,她慌张地说:“我们相亲没几天就在一起了,预产期可能算错了!”因担心婆婆问出破绽,她找了个借口回娘家找妈妈商量对策。   对簿公堂情义几许   林蓓蓓匆忙回娘家,更加深了李春香的怀疑。当晚,她盘问儿子:“你与蓓蓓到底什么时候同居的,医生说孩子的预产期是元月份!”张晓凡一惊:“当初蓓蓓说是2月底或者3月初!”王新兰厉声说:“你跟蓓蓓5月24日相亲,就算当晚同居怀孕,孩子也不可能元月份出生,除非你们相亲前就同居过!”张晓凡如实告诉妈妈,相亲前他与林蓓蓓不认识,相亲后,他就是去魏荣廷家认亲醉酒了才与林蓓蓓在宾馆同房过一次,之后就没碰过她。王新兰就骂儿子:“你怎么这么糊涂啊,你老婆在相亲前就怀孕了!孩子生下来必须去做亲子鉴定!”   张晓凡如梦方醒,赶紧打电话给林蓓蓓叫她回家。林蓓蓓知道东窗事发了,急得大哭:“妈,都是你们出的馊主意,现在让我怎么办!”王新兰想了想说:“有什么大不了的,先找个安静的地方把孩子生下来再说,管他们干嘛!”第二天,王新兰就陪着女儿来到天津的妹妹家养胎。当晚,张晓凡在微信上跟林蓓蓓留言:“我妈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明天我开车去接你好不好?”林蓓蓓没有回复。   张晓凡以为林蓓蓓生气了,打算让她冷静几天再接她回家。过了3天,张晓凡给她打电话,林蓓蓓的手机竟然停机了。张晓凡慌了神,马上开车来到林蓓蓓家,这才发现林家人去楼空。他只好打电话问魏荣廷:“你知道蓓蓓去哪儿了吗?”魏荣廷说不知道。张晓凡又找到林蓓蓓的单位、同事、朋友、亲戚询问,结果没有人知道他们一家子去了哪里。   2015年元月20日,林蓓蓓在天津妇幼保健医院生下了一个女婴。此时张晓凡还在四处找寻她的下落,直到2015年6月初,才打听到妻子在外地生下女儿。张晓凡这才在失落和痛苦中将林蓓蓓起诉到通州区法院,要求法院判定他与林蓓蓓离婚。在起诉状中,张晓凡要求法院判定林蓓蓓退还他送给她的首饰和彩礼,他与林蓓蓓所生女儿不存在父女关系,林蓓蓓赔偿他精神损失费120000元。   办案人员通过技术手段找到了林蓓蓓,林蓓蓓向办案人员承认,女儿的确不是张晓凡所生。在调解中,林蓓蓓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对她隐瞒怀孕事实对张家造成的伤害表示抱歉。她说她这么做是有苦衷的。见林蓓蓓态度诚恳,张晓凡原谅了她。2015年8月中旬,双方自愿达成离婚协议:张晓凡与林蓓蓓离婚,女儿归林蓓蓓抚养,林蓓蓓于2015年12月31日前支付张晓凡补偿款45000元。林蓓蓓对张晓凡的原谅表示感谢,她将自己的新联系方式告诉了张晓凡,表示两人仍然是朋友。离婚第3天,张晓凡把林蓓蓓留在他家的衣物送还到了林家。张晓凡为失去林蓓蓓而懊悔,他认为林蓓蓓一定有她的苦衷,便继续与她保持联系。   2016年1月3日,林蓓蓓筹集到了45000元现金,打电话约张晓凡到当初两人相亲的咖啡厅还钱。张晓凡赶到咖啡厅时,惊喜地发现林蓓蓓将女儿抱来了,刚满一岁的小家伙粉嫩粉嫩的,张晓凡爱不释手。林蓓蓓真诚地说:“不管怎样,等孩子懂事了,我一定会告诉她,你曾经给过她父爱!”然后满含热泪地将她与前男友的故事和女儿的真实身份告诉了张晓凡。   得知林蓓蓓所做的一切只是为前男友家留条根,张晓凡眼睛红了。他深情地对林蓓蓓说:“我不在乎孩子的身份,如果你能原谅我,就跟我回家吧。我保证会把孩子视为己出!”林蓓蓓感激他的爱,但她表示自己在感情上还没办法与前男友切割,她不想伤害他第二次。捧着45000元沉甸甸的补偿款,张晓凡终于从爱的迷雾中清醒过来。事情至此,他也有一定的责任。爱情需要的是两情相悦,一厢情愿的爱情不但得不到幸福,也会给双方造成伤害。他决心尽快从离婚的阴影中走出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摘自《幸福?婚姻版》)